台灣觀光發展的轉型與出路 ---以原住民部落為例

作者:陳嘉霖 聯文宣部副主任 (台灣時報專論)台時報紙網頁原稿
近日台灣部分觀光業者的自救行動以及中國低價團客來台數量減少的現象,引起台灣各界討論觀光產業轉型議題。一條龍的中客團對台灣觀光產業的傷害,也已有許多論者著墨,本文不再贅述。亦有許多有識者提出,觀光產業應轉型朝向小眾、深度旅遊及文化體驗等旅遊模式,運用台灣豐富的族群文化,以社區為單位營造在地特色,跳脫財團壟斷經營,將觀光人潮、資源平均分布到台灣各地。這樣的主張在學界、公部門及文化工作者間已有初步的共識,而在這樣的思維下,擁有豐富文化資源及自然景觀的原住民部落將會是台灣發展觀光的潛力所在。
然而,長期以來原住民部落觀光發展一直存在著矛盾,現代性及市場經濟侵蝕著部落的傳統文化與自然環境。1950年代以來大部分的原住民部落觀光活動,根本上是一種經濟殖民,觀光發展雖為原住民地區帶來經濟上的收益,但觀光活動與開發亦造成自然地景與文化地景的破壞,市場經濟運作邏輯劣化了原住民部落傳統文化,從根本上危害到部落的生存,也讓觀光活動失去了「文化真實性」,低價的偽文化商品充斥,反過來弱化部落觀光的前景與永續。
因此,如欲營造成功的原住民部落觀光產業,就必須將部落從「異族的凝視」及「文化商品化」中解放出來,也就是將部落觀光發展的主導權,從政府及市場經濟手中奪回,還給原住民部落本身。根據筆者的研究,以部落為主體自主營造的觀光地景,較能在商品化的創新過程保有傳統文化的脈絡,比政府或市場等現代性力量所主導的觀光空間有較高的文化真實性,亦較能營造出觀光特色。
例如新北市南勢溪上游的福山部落,近年發展出優質的生態與文化旅遊,就是以部落為主體自主營造觀光產業的成果。一開始雖是由公部門由上而下的倡議生態文化旅遊,但是由於公部門所規劃旅遊產業遠景與方案,能與泰雅文化的土地倫理、獵人文化相契合,因此福山部落族人能融入自身對於族群文化的認同,進而涵化新的價值並形成集體行動遠景,在生態旅遊發展中成為行動者而能掌握自主性營造原鄉家園地景,以部落或協會為單位主導觀光產業規劃,漸漸反過來形成由下而上的力量,可說是政府治理與部落自主之間形成一種「夥伴關係」。又
如三地門鄉某頭目家族石板屋成為在地的熱門觀光景點,其營造過程是由頭目家族號召宗親團體、部落耆老及青年會等在地組織,運用部落工藝匠師的傳統技術,在公部門最少介入的情況下,自發性且自主性的逐步將原本的石板屋文化找回,包含建築主體、雕刻圖紋及家族傳說故事等,打造成為具有深度文化體驗的觀光場域。
上述的兩個例子,都是部落先自主營造自己真正的「家園地景」風貌,然後才成為「觀光地景」,如此不僅達到文化旅遊所期盼的「文化真實性」,也在過程中復興或保有原住民文化,也同時「賦權」了在地組織、協會。這樣的扎根在文化土壤之上的觀光產業,才是未來台灣所需要的永續發展模式。

最新消息

最新活動

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