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轉型正義思考與行動的教育部

台時報紙網頁原稿
眾所皆知,受教育權已被認為是一 作者:周倪安 台聯前立委(台灣時報專論)項基本人權,一九五二年發表的《歐洲人權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 ECHR)和聯合國一九六六年發表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均認為,受教育是基本的人權。教育之目的,在於免除人民的無知,在於是否得以啟迪理性、獨立思考、傳遞文明、充實精神生活、達成自我實現,這是我們為何重視教育。
但是一九四九年因戰亂而聽從戰勝盟國指揮移動來台灣及澎湖的中華民國政府,強迫予台灣人民的學校教育,真的是教育嗎?經過戰亂與白色恐怖時期,許多台灣人民稱中華民國所謂的義務教育為「洗腦教育」!若非台灣人民個別家庭教育的堅持,以及前往先進國家進修的人數增加,台灣停留在「洗腦」的教育時間與惡劣影響恐怕會更久與更深。而今二十一世紀,台灣已政黨輪替三次,教育經費增加,教育進展又是如何?
根據二O一七年度的中央預算書,全年歲出為一兆九千九百八十億元,其中教育部的預算為二千八百五十三億元,占歲出百分之十四點二八,比去年增加了一百八十億餘元之經費,增加比率為百分之六點七,教育部是所有部會之中,預算金額增加最多的部門。如果再加上各地方的教育支出三千餘億元,我國明年度,運用在教育方面的預算是將近六千億元。然,如此公帑龐大支出,特別是在年年增加預算的情況之下,人民非常關心經費是否使用得當。
打開預算書,密密麻麻的數字讓人目不暇給,也會頭昏眼花!比如已有原民會以及退撫會,但仍編列了原住民助學金、工讀獎助金、軍公教遺族及傷殘榮軍子女公費等獎助金;國中小員工徵稅後還編列了教職員課稅後專款專用的經費;政府還編列補助原私立學校教職員退撫基金等經費、編列二十五億元充裕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基金之收入…等資料,若非長期關注預算的專業人員,實在很難瞭解人民的稅金到底是藏在何處?又為何如此編列?經費運用情況以及效益又是如何!若由同一批熟稔的公僕所製作的預算書,我們真的非常關心,政黨輪替後的改善在哪裡?像是去年掀起的高中教科書課綱、十二年國教孩子成為白老鼠等議題。
最近有關於大學退場名單的新聞,引發不少討論,許多私校急跳腳。教育部立即回應,那是民間做出來的資料,只用學生數、註冊率等數據算出退場排行榜,是「太粗略了」;而前教育部部長更直指,各校的財務狀況才是重點!說真的,如果要說粗糙,當初未考慮我國各產業的需求、人口的增減、師資的培養等資料,只憑校舍大小、系所幾個等就讓這麼多的技職專校在很短的時間內「升格」為大學;實施十二年國教後台灣學生的升學壓力不減反增,更有七成以上的私校學生是靠學貸念書,一畢業就背了超過五十萬的債務,還不一定學得一技之長找得到適合的工作,通過如是的高等教育機構,會不會教育部也是「太粗略了」?
明年度邁向頂尖大學計畫等大型競爭型計畫屆期展延之預算共編列近一百一十七億元,但是,教育部有思考我國高教發展藍圖為何嗎?教育不是一直增設學校,亦不只是不斷挹注經費,而是必須設立目標並時時檢討。舉例德國,高等教育並非由中央政府統一制度,而是由聯邦政府制定各自的法規,德國有近四百所大學,其中應用科技大學占了超過一半,八千萬人口的德國,非常重視技職教育,他們有最先進的科技與最多的諾貝爾獎得主,也有最精實的工業與成為歐盟的領導者。而翻看預算書,我國官員不時前往中國考察,試想在沒有人權與宗教信仰的國家、被威權控制的學校裡,公僕能學習到什麼?
如果政黨輪替後的教育部願意重新檢討,不啻是給予我們的孩子們正確的台灣歷史教育;在技職教育方面,學習德國的教育制度,連結學校與產業需求,並且從升學管道做起才是務實的做法。要知道,「德國不是因為擁有工業強國的地位,才有這樣的技職教育,而是因為有這樣的教育,讓它成為工業強國!」

最新消息

最新活動

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最新議題